• <tr id='163XTGa8'><strong id='163XTGa8'></strong><small id='163XTGa8'></small><button id='163XTGa8'></button><li id='163XTGa8'><noscript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dt id='163XTGa8'></dt></noscript></li></tr><ol id='163XTGa8'><option id='163XTGa8'><table id='163XTGa8'><blockquote id='163XTGa8'><tbody id='163XTGa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63XTGa8'></u><kbd id='163XTGa8'><kbd id='163XTGa8'></kbd></kbd>

    <code id='163XTGa8'><strong id='163XTGa8'></strong></code>

    <fieldset id='163XTGa8'></fieldset>
          <span id='163XTGa8'></span>

              <ins id='163XTGa8'></ins>
              <acronym id='163XTGa8'><em id='163XTGa8'></em><td id='163XTGa8'><div id='163XTGa8'></div></td></acronym><address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legend id='163XTGa8'></legend></big></address>

              <i id='163XTGa8'><div id='163XTGa8'><ins id='163XTGa8'></ins></div></i>
              <i id='163XTGa8'></i>
            1. <dl id='163XTGa8'></dl>
              1. <blockquote id='163XTGa8'><q id='163XTGa8'><noscript id='163XTGa8'></noscript><dt id='163XTGa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63XTGa8'><i id='163XTGa8'></i>

                谁为公章问题“盖章”

                2018-11-29 20:30:47 来源:西安新闻网

                谁为公章问题“盖章”——广东省印章改革透视

                广东一家印章店内,柜台上摆满的印章。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轶男/摄

                很多事情都是从一枚公章开始的。与所有需要证明效力的文件一样,广东省关于印章刻制业改革的文件上照例盖了红章。这一次,印章影响的是刻章者的命运。

                2018年5月以来,广东省公安厅在全省推广统一版本的公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这个系统以公安部派发的系统软件为框架开发而来,免费提供给印章刻制企业,用于印章的刻制和管理工作,推广遵循自愿原则。负责系统开发和维护的,是经过公开招投标后中标的深圳市创业印章实业有限公司。

                行政部门强调这是一场改革,一些从业者却投诉这是一种垄断。广东省共有印章刻制店1300多家,2017年新增公章322万枚,改革的初衷包括提高刻章的质量以及减少假印章的伤害。但投诉者反映的问题之一是:负责系统维护的创业印章公司,同时在开展印章刻制业务,拥有上百家门店,是他们直接的竞争对手。

                投诉主要来自于以广东省印章行业协会会长梁少峰、广州市印章制作行业协会会长曾献明和惠州市印章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魏国高为首的印章业代表。

                魏国高等人受访时这样形容:“如果真的这么推行,全省印章行业就要毁了。”

                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表示,投诉者是少数人,此次改革极大地改变了印章业管理和经营的原有模式,对行业原有秩序的冲击是必然的。系统不强制推广,欢迎自愿加入。

                “如果改革一帆风顺,那就不叫改革,叫继续前进。”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局长蔡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已收到魏国高等人的投诉,并按流程转交广东省级的反垄断执法部门。广东省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将先行了解,向总局提交一份初步调查报告,总局将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启动下一步程序。

                让印章鉴别轻松实现

                今年6月,广州越秀区一家印章店的店主李浩(应受访人要求化名)和其他一些同行一起,被公安分局的特种行业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会。

                刻章业属于特种行业。刻制企业在刻制公章后,要将用章单位、刻制申请人、印模等基本信息报公安机关备案。备案是公安机关对公章的“留底”,确保公章的唯一性和合法性。

                李浩从会上得知,8月1日起,公安窗口将不再接收企业印章的人工备案。不安装公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就无法备案,“有生意你都做不了”。

                系统是免费的。他自行添置了电脑、打印机、扫描仪、监控摄像头等设备,花了六七千元。

                装上系统不到一周,李浩恨不得把电脑砸了。他接了3枚印章的订单,但刻了10多个才在系统里备案成功。这是他从未遇到的情况。

                在此之前,李浩都是刻好行政章、发票章、合同章等需要备案的公章之后,带上印章和客户营业执照等材料,到公安窗口备案。通常来说,完成一套章的备案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而这一次,备案3枚印章就花了他一个上午,还报废了一堆材料。

                李浩是被系统里的一道检测环节卡住了。按照流程,系统在读取刻章客户的信息之后,自动生成一个含有13位防伪编码和随机防伪线的印章电子版。刻章机按照这个电子版刻出印章。李浩再用印章盖一份印文,将印文扫描上传至系统。系统将印文扫描版与印章电子版进行对比,经过几十秒钟,页面显示“印迹不合格”。

                他想不通,都是同一个机器按照同一个电子版刻出来的章,盖章手法也比较稳定,怎么就有的合格、有的不合格呢?他之前在人工窗口办理时,通常只要印迹清楚就可以备案。

                公安部一直在推进有关印章的管理信息系统,早在2000年就发布了有关标准,但不同地区执行情况大不相同。不同于早已实行网络信息系统管理的深圳、清远等地,据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介绍,改革前,广州市仅天河区政务中心的业务窗口,每天取号排队办理公章备案业务的就超过200人。改革后,广州市的窗口现场办理业务数量减少了70%以上。

                今年4月,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张佐良在《公安部加强和改革印章刻制业治安管理工作实施方案》视频培训推进会上指出,当前非法私刻、贩卖公章问题突出,由假印章衍生出的假公文、假证件层出不穷。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涉案金额在10亿元以上的非法集资案等案件涉及假印章。

                指纹解锁、人脸识别等身份验证方式已被广泛应用,但按照传统方式,鉴别合同上印章真伪的重任,还在那些纸质的备案印鉴卡身上。在广东,成千上万份被盖上印文的卡片被小心翼翼地存入公安局的档案柜,一旦弄乱就无从找起,同时还要提防当地潮湿的空气和无所不啃的老鼠。

                按照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的说法,公章系统应用后,“电子印模备案让印章鉴别轻松实现”,公众可以用手机直接拍摄盖章印迹上传,检验结果可在3秒返回。

                李浩却对此有所担忧。他有一个同行朋友,拿同一个章在一张纸上连续盖了3遍,前两次的印迹都不合格,第三次却合格了,由此总结出的不合格教训是“用力稍微大了”。

                李浩认为,印章交给顾客使用之后,印泥蘸多蘸少,用力大了小了,都是难以控制的事情。如此上传到系统,“真章不也就被鉴定成假章了吗?”

                按照部署,到11月,广东各地市原有系统如果不符合改革精神要求,都要一律替换成统一系统。

                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在魏国高担任群主的有400多名成员的广东省印章业交流微信群里,常有店主发来图片和视频,显示他们刻制的印章被判定为“印迹不合格”而无法成功备案。

                有人加班加点刻了5个章都没通过,气愤地说:“没上系统半小时备一套,上了系统半天一个!”

                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表示,广州的备案通过率在逐步上升,截至7月20日 ,一次性成功率已达96.5%。

                记者在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采访时,看到了一段视频,据介绍是民警在一线拍摄的情况反馈。视频里,三五名刻章顾客和印章店店主举起大拇指,评价此举“真的太好了”“给你们点个赞”。

                把备案印文与电子版进行比对的检测功能,是广东这个系统的特色之一。魏国高和梁少峰等人特地前往北京、上海、江苏等地调研,发现这些地方使用的印章系统并没有这道关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对“印章质量规范与检测方法”的规定,标准印文是“在常温环境下,在检测用盖印平台和检测用盖印纸张上,使用与章面匹配的印油或印泥,使用标准加盖力,连续加盖20次,其中最完整、最清晰的印文”,并未提及与电子版的对比。

                对此,创业印章公司副总经理段军旺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解释,行业标准中虽然没有明确地说需要电子版备案,但是从当中以涉及5个图像像素的二维数组形式存贮图像数据的技术要求来说,只能通过电子版印模的形式存贮。在广东省印章系统中,印章的电子印模和扫描印模都会被备案进去。

                对于把扫描印模与电子版进行比对的检测,段军旺称是为了防止不负责任的印章店把残缺的印文也上传备案。他说,人工对上传的印文逐个识别并不现实,只有依照行业标准中关于有效印文与标准印文的比照标准,把扫描上传的印文与电子版比对。

                为了给各个印章店安装系统,段军旺已经带领公司46名工程师在广州工作了一个多月。他表示,目前出现的“检测不合格”情况主要是由于印章材质、工艺等方面的管理规范问题。“有些店用的印泥一盖下来就渗出一层油。”他说,“现在给了相应的标准,大家就会慢慢去靠拢。”

                对于创业印章公司的说法,魏国高表示反对。他认为,创业印章公司是把标准印文的概念从“加盖20次最清晰的印文”偷换成了刻章的电子版。

                他还质疑,印章合格与否、能否成功备案由系统而不是公安机关来审定,负责对系统进行运行维护的创业印章公司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获得对刻章的判决权。

                创业印章公司在广东省内拥有众多印章门店,如此“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让魏国高和许多印章店店主感到不安。

                在魏国高递送的要求更换系统的材料后面,盖着159个广东刻章业主的公章或手印。

                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称,查询法律法规和公安部规定,尚未找到不允许系统运行维护商参与刻章业务经营的法律依据,大部分省份系统运行维护商同时经营刻章业务。鉴于部分企业的担心,出于改革大局考虑,创业印章公司已表态,除公安机关或刻章企业邀请,该公司年内决不在任何地方新开印章店。

                投标企业有没有串标?

                魏国高和梁少峰等人的质疑不仅限于此。

                今年4月中旬,他们得知了创业印章公司在省公安厅中标信息系统的消息。项目成交公告显示,参与投标的企业是深圳创业印章公司、深圳安印科技有限公司和山东同智伟业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一共3家,刚好达到对投标人数量的要求。

                梁少峰、魏国高、曾献明等人认为,招投标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他们向记者指出,候选企业中的创业印章公司与安印公司存在关联,实际掌控人都是创业印章公司法人陈锦昌,涉嫌串标。

                创业印章公司行政经理陶佩玲对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她称两家只是合作关系,老板之间关系比较好。

                从工商注册信息来看,安印公司与创业印章公司的确无股权关联。但安印公司的办公地点与创业印章公司相同,均位于“创业印章大厦”。深圳市宝安区一家印章店的店主刘宁(应受访人要求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与安印公司商谈其电子印章代理业务时,“给我们开会的都是‘创业’的人”。

                在创业印章旗下多家门店,记者看到,安印公司的电子印章产品与创业印章公司的实体章材摆在一起。安印公司官网的“合作网点”列表中,别家印章店都显示了原本的店名,而创业印章的门店直接显示为某某地“营业部”。

                记者在创业印章公司看到了不同年份的企业宣传册,其中一册还保留着安印公司是创业印章公司“全资子公司”的介绍。

                面对前去询问刻章业务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深圳南山区一家创业印章门店工作人员说,“‘安印’跟‘创业’都是一家的”。

                安印公司曾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招聘信息描述:“深圳市安印科技有限公司,是印章综合服务品牌提供商创业印章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魏国高等人对有关网页进行了截图公证。

                魏国高把质疑写成文字材料,投到信访局的信箱里。他的质疑不断修改。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特种行业管理科科长黄志军记得:“第一稿说我们没有公开招标,第二稿说限制外省参与投标,第三稿又改成说串标……”

                蔡辉和黄志军均表示,招投标是按照正规流程委托给第三方代理机构组织实施的,省厅只负责提出建设项目需求,不能越界。根据专家小组评审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式系统查询,参与该项目竞标的各企业未发现存在采购文件中规定的不得参与情形。

                广东免费,深圳收费

                在广东省推广之前,深圳运行创业印章公司提供的公章管理系统,没有经过招投标流程。

                创业印章公司副总经理段军旺将未经招投标的原因概括为“行业推荐”。对于深圳等地情况,他表示不愿多谈。

                81岁的深圳市印章协会第一任会长杨明秋多次投诉过创业印章公司,跨度长达15年。2011年,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和南山分局分别给过他答复——该系统是创业印章公司无偿提供使用的,不涉及招标问题。

                深圳宝安区的店主刘宁从2005年开始接手经营印章店,他还记得创业印章公司的系统在宝安区的发展过程。

                据他回忆,创业印章公司在宝安区先是开打价格战,旗下多家印章门店统一降价到一枚公章20元,远低于当时80元到100元的市场价。其他印章店不得不跟着降价,“亏了两三年”。最终,宝安区各印章店店主与创业印章公司坐下谈判,拉锯了一年多之后,在2012年同意集体接入系统。

                由于系统接口问题,接入系统的店家需要重新向创业印章公司购买6万元一台的激光机,此前各店在市面上自行购置的同类型机器只需万元左右。

                伴随系统的安装,刻章材料也被要求更换为灌注防伪芯片的章材,需要向创业印章公司购买。刘宁当时只得丢弃了自己为3家门店囤积的几千枚牛角和红胶章材,损失了三四万元。

                在深圳,系统是收费的。想要使用深圳市印章治安管理系统刻章,店家需要先向创业印章公司汇款充值。系统页面会显示余额,每刻一枚章就自动扣除65元。从创业印章公司开具的发票上看,该费用名目为“专利技术费”或“专利及系统升级服务费”。

                公安部今年3月提出“严禁因行政管理增加任何收费环节,坚决停止收取入网费、服务费等不合理收费”的规定,广东省此次推行了免费系统,但刘宁这类深圳店主仍在使用收费系统,为每一个章缴纳65元。

                早在2010年,《深圳商报》报道《刻章暴利进了“龙头老大”囊中》,曾对创业印章公司的“垄断”行为进行报道。

                经过行业商讨协定,宝安区的印章店将刻制一枚合成材料印章的价格定在230元左右,大约是从前的3倍。刘宁粗略计算,刨除系统扣费、材料成本、机器成本,店家实际利润同以前没有太大区别。他感觉自己在“替创业印章公司赚钱”,而钱来自于消费者的口袋。

                与宝安区相邻的南山区,是创业印章公司所在地,也是其系统最先试点运行的地方。创业印章各门店统一的最低价是368元,记者从别的印章店打听到的最低价是298元,章材都是向创业印章公司采购的铜章。

                “现在只能刻铜章,别的材料很难备份成功。”创业印章一名店员这样解释。

                可供选择的铜章分为抛光印身、九龙戏珠浮雕、貔貅雕像、盘龙浮雕等印身,青古铜镀色、古铜镀色、鎏金铜等工艺,在创业印章店的售价从368元到1000多元不等。

                在微博上,有人抱怨创业印章公司的印章是一种“强制性豪华”,“你怎么不给每个公司刻套御玺呢?”

                段军旺解释,创业印章公司选用金属等硬质材料,是因为在不同力度、温度、气候、时间条件下,变形率都在标准要求的范围之内。

                至于广州常见的公章材料牛角,段军旺称,虽然牛角也是硬的,但是气候干燥时容易开裂,泡水之后尺寸也会有较大变化。

                从业30年的深圳南山区刻章业者彭金堂却不这样认为。他说,水牛角是一种耐用的材料,坚韧好盖,吸附性好。

                他的玻璃柜台里还摆放着大量红胶、牛角等材料,那是他2010年以来堆积的库存。从前常有各地的材料商上门推销,他时不时就订几箱。后来市面上统一使用了创业印章公司的章材,他的这些材料都闲置了。

                像网购一样下单刻章

                7月12日,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等部门召集包括梁少峰、魏国高在内的广州、东莞、惠州、中山等地约50名印章业代表,召开了一场印章刻制业治安管理改革工作情况通报会。

                在这个会上,副局长吴庆雄表示,之前收到的投诉,有的是“以国内曾经出现过的错误做法来推测判断此次改革工作”,有的是“出于保护自身利益来攻击改革工作”,有的是“毫无依据故意编造理由来扰乱改革工作”。

                在他们看来,这次改革便民利民,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工作的深化推进。

                吴庆雄介绍,系统会自动调取工商注册登记信息,刻章顾客无需填写。印章店不必为客户准备纸质备案材料,不需要到公安窗口提交备案资料。民警只需通过系统管理后台对备案信息进行抽查,公安窗口日均业务量基本减少一半以上。

                通报会从下午4点开到6点,会议宣布结束后,业界代表纷纷要求提问。提问环节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工作人员把同类问题进行合并,记下了10个问题。

                7月20日,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发出了一份说明,解答这些问题。说明里称,备案不通过或者通过率低有两种原因,一是备案操作不熟练,二是刻章机器元件老化或雕刻精度不达标。对于后者,省厅建议印章店自行更换设备,不限制、不推荐设备厂家。

                6月28日起,广州市率先推出在线刻章服务,人们可以像网络购物一样通过手机下单,只需领章时跑一趟。

                公安厅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广州市241家刻章店中已有186家启用运作了该系统,在线刻章订单量已达4077笔,线上成功备案印章量达6138枚。惠州、东莞、中山、珠海、汕尾、潮州、揭阳等地也先后启动了省级印章系统的应用。

                魏国高所在的群里,有中山的印章店反映无法顺利备案,广州从化区有印章店系统异常,花都区有人登录失败。

                多家店主质疑创业印章公司,认为系统中有太多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操控的地方。

                “在线下单平台也是创业印章公司开发的,谁知道它公平不公平?”广州一名店主说,“如果下单列表里哪天不显示我的店了怎么办?”

                广东省公安厅强调,各地公安机关不得强制要求刻章企业加入省厅管理平台,不得对不加入平台的印章刻制企业歧视性对待,更不允许以此为由吊销特种行业许可证。

                然而,魏国高认为,这个自愿原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从8月1日起,备案只能通过系统进行,不加入系统就无法承接公章刻制生意,经营将受到重创。随着在线刻章平台的普及应用,线下前来刻制私章的顾客也会减少,不安装系统就不会出现在在线刻章平台的刻章店列表里。

                目前,广东省在开展清理整顿工作,超过6个月不经营印章刻制业务的刻制企业,将被收回特种行业许可证和吊销营业执照。

                今年,按照国务院对商事制度改革的要求,企业开办时间需要大幅压缩。广州、深圳这类城市,2018年年底以前要将企业开办时间由平均20个工作日减至8.5天以内,其中公章刻制备案时限为1天。广东省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本省的公章刻制备案工作在半天内完成。

                梁少峰强调,印章是一门艺术,0.5天内交章的规定有点“一刀切”。常用公章材质有牛角、铜和木头等等,可以人工雕刻或机器刻制,根据品类、工艺、材质不同,制作时长会有差异。“比方说我要买衣服,省里要求一件衣服半天要做出来。但我想要漂亮的,我不要快,我要慢工出细活,可不可以?”

                他认为,公章不同于每天可以打印几万份的营业执照,公章是由有刻章需求的顾客自己选购的,可以体现自己的文化。

                而这次改革中,限制手工刻章的还有系统本身。系统里备案印文与电子排版进行比对的那道关卡,直接限制了手工雕刻。

                支持印章改革

                作为全国首批芯片推广应用试点地区,8月1日起,广东省将逐步在全省新刻制公章章体中植入公安部统一制发的专用安全芯片,过渡期为3个月。

                改革以后,公安部门可通过数据共享,将备案信息提供给工商、税务、银行、社保、海关等各部门实时查询使用,构建联合监管体系。

                “很简单,人有身份证,企业法人、社会组织都得有‘身份证’。印章就是它们的身份证。”蔡辉打比方说。

                他参与过居民身份证整顿工作,对印章的规范整治很有信心。“把自然人的身份证这一块先解决,法人和社会组织的‘身份证’问题的解决条件目前也成熟了。”

                梁少峰多次“郑重表明”,他支持印章治安管理改革的工作。作为经营印章店20多年的业内人,他十分了解印章防伪的必要性——连常用的手机都有足够的像素,图像的抓取变得容易,伪造公章更加容易。

                但他担心,要安装芯片,印章的材料就需要更换,这个过程就会为章材的变相垄断提供可乘之机。

                彭金堂开在深圳市南山区的印章店没有安装系统,从2010年4月南山区试点安装创业印章公司的印章管理系统以来,他一个公章都没有刻过。偶尔接到刻私章的生意,一个月都开不了一次机器。如今他靠着经营复印打印、制作牌匾、装修和杂七杂八的修补活来“维持吃饭”,写得一手好字的右手拿起抹刀给人家批腻子刷墙。

                他的《特种行业许可证》就挂在墙上。30年前就开始刻章的彭金堂说自己舍不得这个牌照,“留个念想”。

                “我可能要失业了。”给魏国高打电话之前,陆俊均已经把这个消息告知了10多个人,请他们帮忙留意打工机会。他和妻子是广州一家印章店的师傅。观望了一阵估算了风险之后,他们的老板决定不加入系统。老板还有别的生意,但陆俊均一家只能靠这家印章店谋生。

                这个47岁的男人初中毕业后就从茂名农村来到了广州的印章店做工,接下来不知道还能找到什么出路。

                为了“维权”,魏国高花了大量精力。他是某知名电动车品牌的惠州总代理。妻子担心他的安全,劝他不要再闹了,大不了就放弃印章店。

                “这不是开不开店的问题!”魏国高说,“我要跟它搞到底。”

                他是印章行业的“老人”,到现在还可以不打草稿地写出反字。他在惠州拥有6家印章店,最老的员工跟了他十五六年。“生意不做了,解散他们吗?”魏国高摇摇头,“不可能。”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厚厚一沓资料,对着记者大声朗读公安部的一份材料:“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自2000年建设推广以来,一些承建商借建设推广之机,垄断经营、强制换章、不合理收费、甚至恶性竞争、利益绑架……”

                这段话被他用黑色签字笔画上了波浪线。

                “严禁借印章刻制业改革之机垄断经营、强制换章!”

                “严禁因行政管理增加任何收费环节,坚决停止收取入网费、服务费等不合理收费!”

                读到激愤处,魏国高用手指把桌子敲得“砰砰”响,左手食指上被印章刻刀戳出的疤痕清晰可见。

                内蒙古的案例

                6月下旬,魏国高看到了一个消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向内蒙古自治区发函,“建议纠正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有关行为”。

                函件里说,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在推进全区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整合联网及推广使用新型防伪印章工作中,直接指定系统开发商,并要求刻章企业向该公司购买刻章设备和装有加密电子芯片的硬质章材。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的调查,2013年4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印发了一份“60号文”,指定内蒙古恭安金丰网络印章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全区新型防伪印章建设,强制各盟市公安机关和刻章企业卸载正在使用的、经公安部检测通过的系统软件,统一安装金丰公司开发的系统软件。

                参与处理此事的市场监管总局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们收到书面举报材料并初步取证后,于2016年初开始赴内蒙古展开调查。

                他们发现,刻章企业还需采购与金丰公司系统软件配套的“高清扫描仪”、速拍证卡读写一体机、全铜印章雕刻设备等硬件设备,采购价格比一般市场价格高出一倍以上。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早在2000年4月,公安部就发文严禁借推广应用印章系统为名,强制更换印章或推行“防伪印章”。2001年8月,公安部又明确要求严禁垄断。

                从调查到发函,市场监管总局与内蒙古公安厅拉锯了两年。内蒙古公安厅逐步认识到其行为的违法性,也积极承诺整改,但一直没见具体行动。

                “行政垄断有一个特点,就是案情其实比较清楚,涉案文件也容易被发现,但难就难在处理沟通上。”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对于没有通过招投标程序的质问,内蒙古公安厅的回应是——没有动用财政资金,不涉及招投标问题。

                市场监管总局工作人员表示,这样的回应站不住脚。“实际上(内蒙古公安厅)是给予了一个特许经营权的授权。因为(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这一块是属于行政管理范畴,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领域市场。你通过你的行政权力去指定它,它就可以去垄断这个市场,然后向下游的市场主体收取一些不合理的费用,最终层层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今年6月19日,市场监管总局向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了执法建议函,并于22日在网上公布。公布次日,内蒙古公安厅通过法人微博回应称,正在研究整改具体的落实措施。

                据介绍,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收到了内蒙古公安厅的整改通报函,“60号文”废止,各盟市公安机关将自行开展印章系统的招标工作。

                看到市场监管总局那份执法建议函没几天,魏国高就和梁少峰动身前往北京,向市场监管总局递交了举报材料。他们认为自己的遭遇与内蒙古从业者如出一辙。

                魏国高还整理了28页的举报材料,寄往国家监察委员会。这位印章业者的希望,现在寄托在那些象征着更高权限的公章上:期待着国家机关对此事的“盖章”,给他和同行一个答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轶男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罗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