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163XTGa8'><strong id='163XTGa8'></strong><small id='163XTGa8'></small><button id='163XTGa8'></button><li id='163XTGa8'><noscript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dt id='163XTGa8'></dt></noscript></li></tr><ol id='163XTGa8'><option id='163XTGa8'><table id='163XTGa8'><blockquote id='163XTGa8'><tbody id='163XTGa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63XTGa8'></u><kbd id='163XTGa8'><kbd id='163XTGa8'></kbd></kbd>

    <code id='163XTGa8'><strong id='163XTGa8'></strong></code>

    <fieldset id='163XTGa8'></fieldset>
          <span id='163XTGa8'></span>

              <ins id='163XTGa8'></ins>
              <acronym id='163XTGa8'><em id='163XTGa8'></em><td id='163XTGa8'><div id='163XTGa8'></div></td></acronym><address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 id='163XTGa8'></big><legend id='163XTGa8'></legend></big></address>

              <i id='163XTGa8'><div id='163XTGa8'><ins id='163XTGa8'></ins></div></i>
              <i id='163XTGa8'></i>
            1. <dl id='163XTGa8'></dl>
              1. <blockquote id='163XTGa8'><q id='163XTGa8'><noscript id='163XTGa8'></noscript><dt id='163XTGa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63XTGa8'><i id='163XTGa8'></i>

                太行汉子陈春芳的痛与笑

                西安新闻网

                2019-03-10 18:23:39

                (两会人物)太行汉子陈春芳的痛与笑

                中新社北京3月10日电 题:太行汉子陈春芳的痛与笑

                中新社记者 陈林

                走出深山,曾是陈春芳儿时最大的梦想。多年后梦想实现了,他却重回农村。接受中新社专访时他说,这样做,是因为一百多元钱(人民币,下同)刺痛了他。

                对于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灵寿县车谷砣村党支部书记陈春芳来说,这背后有一个让他难以释怀的故事。

                2011年下半年,村里有老人托他帮忙联系到县医院看病。要缴费时,老人一边口中念叨“我这儿钱多了”,一边层层翻衣服,终于从最里层的衣兜掏出个装满零钱的小布包。

                “我算了算,总共不到130元,当时做一个CT就要180元。”陈春芳说,布包里还有已不流通的一角钱钞票,“当时就难受坏我了”。

                后来,陈春芳偷偷替老人缴了费。这件事此后一直刺痛着他:“没想到村里还这么穷”。

                再忆此事,身材魁梧的陈春芳,一直有泪水在眼眶打转。

                他出生于太行山中部腹地,一条大山沟把5个依山而居的村庄串在一起。在山顶上的车谷砣村,海拔超过1000米,一直以种植土豆为主。记事起,父亲就告诉他,住在大山辈辈穷,走出去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高中毕业后,陈春芳走出大山,从一把铁锹在煤场卸煤开始,经过打拼成了村里人眼中的“能人”:做了生意,还在县城买了大房子、有了小轿车。

                老人看病的事过了不久,村里换届改选,两名老党员邀他参选。在说服家人、生意伙伴后他回到了村里,“只想让乡亲们过得更好一点”。

                由于基础条件差,当时村人均收入不足800元。当选村支书后,陈春芳便谋划开山修路。如今手上的伤疤,也成了那段时间不易的“见证”。他还改变发展思路,开始恢复生态尝试发展旅游。

                经过努力,路修通了,旅游发展了……原来4元一斤都没销路的土鸡蛋现在卖15元供不应求。村民也把房子改造成民宿。2014年底,村人均收入达到4100元,实现整体脱贫。

                聊到乡亲们渐渐变富,他觉得曾经的痛好受了一些。而说起当地的大山,他甚至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空气好、植被漂亮、来休闲度假“就像住在花园里”,去年“游客多得不行”。

                2018年,他带领山里5个行政村,按照“一村一品、一庄一特,一沟一景”的错位思路发展旅游,当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个憨厚的的太行汉子,也有着“精明的算计”:把不收门票作为活广告,希望吸引更多游客。在他看来,门票是小钱,游客多住几天走时再带点特产,就会“把(更多)钱花到这儿”。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脱贫攻坚成就显著,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8年的1660万人。在陈春芳眼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想拔掉“穷根”,结合当地优势发展起的绿色产业才有生命力,才能持续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他对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乡村振兴内容尤为关注,他提出的“脱贫攻坚如何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建议也与此有关。

                尽管前期做了大量走访调研,他还想再改一改:一是听听大家审议报告时怎么说,二是和其他代表多讨论,“建议会更有代表性”。(完)